首页 »

从《华尔街日报》看习近平访美意义

2019/9/21 4:12:14

从《华尔街日报》看习近平访美意义

网络安全、南海争端、亚投行、国家安全……国家主席习近平此番赴美访问,要面对的一系列议题,因此,两国领导人的会面被寄予厚望。

 

当前,“战略互疑”成为中美关系的“杂音”,这表现为双方对彼此的长远战略意图看不清摸不透,因此在行动策略上偏向于防范对方。这种危险的趋势无疑需要控制。从昨天公布的习近平接受《华尔街日报》书面采访文本中,我们可以发现,中美正通过各种方式试探对方的战略意图。

 

比如《华尔街日报》第一个问题即开门见山:“中国是否正在有意将此前以美国为主的全球治理结构加以调整,使其更向中国倾斜?”美国目前最感到疑虑的,正是崛起的中国想要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甚至计划削弱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存在。

 

而习近平的回答也意在向美国解释中国的战略意图,强调中国在外交上的有所作为符合各方的期待,并没有挑战美国的意思。

 

近几年,“战略互疑”成为中美学界的高频词。2012年3月,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正式出版报告《中美战略互疑:解析与应对》,报告撰写人为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李侃如以及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缉思。

 

两人都是中美关系研究领域的顶尖学者,他们与中美高层官员多有接触,因此对两国领导层的基本想法是比较清楚的。这份报告含金量高,结合昨天习近平与《华尔街日报》的问答,我们可以理解中美各自的关切,以及两国化解“战略互疑”的努力。

 

1、网络安全:

 

美方观点:近年来,来自中国黑客的网络攻击,导致美国私有部分的知识产权信息大量丢失,此外还有敏感的军事信息,比如F-35新型战斗机的工程数据,因此对中国的怀疑随之增加了。

 

中方观点:中国已经建立起了日益强大、复杂的机制,尤其是反间谍和网络安全部门。中方始终相信,中央情报局和许多看上去光明正大的非政府组织和企业,实际上都对中国不怀好意,并在中国搜集一些敏感数据。

 

评:网络安全问题在近年成为中美摩擦的新焦点,也是习近平访美的头等大事。《华尔街日报》在第四个问题即提出“网络安全”,足见美国方面的重视。习近平明确表态:“中美双方在网络安全上有共同关切,我们愿同美方加强合作。”这让外界期待两国能控制好虚拟空间的行动,防止不信任从网络渗入现实。

 

2.南海争端:

 

美方观点:中国军方发表的一些文章称,决心限制他国军队在临近海域的活动。美国军事规划部门将之解释为,最终目的是不让美军获得在该海域自由航行的能力。但这种进入和行动自由,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安全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中方观点:中国官员特别关注奥巴马政府关于美国重返亚洲的言论。北京的理解是,华盛顿在亚洲的许多新动向,包括加强与菲律宾的军事联系,在很大程度上都意在牵制中国。美国插手南海领土争议,宣称关注该地区航海自由,让北京感到尤为不快。

 

评:中美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一时难解,其重点在于管控分歧,防止引发局部军事冲突。因此,习近平在回答《华尔街日报》的提问时特别提到南海岛礁建设,强调中方的行动不会影响外国船只在南海航行的安全和自由。

 

3.贸易与投资:

 

美方观点:中方列出不允许或限制外商投资的部门,相当于“保护主义”,直接危害了美国的经济利益。这一事实增加了美国对中国的担忧。

 

中方观点:在中国人看来,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在很大程度上是其对华政治偏见导致对华出口管制造成的。同时,中方也注意到,美国正在给在美投资和合并或兼并美国公司的中国企业设置无数政治障碍。

 

评:中方一直强调,经贸往来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经济共同利益的扩大有助于控制政治上“战略互疑”的负面影响。中美在贸易投资领域依然存在敏感区域,但经济全球化浪潮将推动中美两个市场的深度融合,双方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格局,对于增进互信大有帮助。

 

4.亚太和全球秩序:

 

美方观点:美国领导人认为“中国把自己看成了世界第二”,并且假想美国必然会试图阻止中国的崛起。这种态度在中国媒体上随处可见。这让美国最高层既担心中国会试图取代美国的地位,又担心中方把中美关系看成是一种“零和”博弈。

 

中方观点:中国已经跻身世界一流大国,应该得到与之相称的待遇。中美之间实力平衡的转变,是当今世界正在呈现的新格局的一部分。在中国,很多人深信,美国在处理世界事务时的最终目的是维持其霸权和统治,所以,华盛顿将会试图阻止正在崛起的国家——尤其是中国——实现他们的目标,提高自身的地位。

 

评:美国严重怀疑中国正有步骤地挑战其在全球的领导地位,因此对中国严加防范。这是守成大国与崛起大国的结构性矛盾所引发的自然反应。

 

因此,我们可以理解,习近平回答《华尔街日报》的第一句话便是:“全球治理体系是由全球共建共享的,不可能由哪一个国家独自掌握。中国没有这种想法,也不会这样做。中国一直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换言之,中国不会去挑战现有的国际秩序与国际体系,美国不必怀疑中国有争霸企图。

 

结语:

 

2012年2月15日,习近平作为国家副主席在华盛顿发表了主要政策演说,把增强互信列为最重要的挑战。时隔三年之后,习近平再次访问美国,这一次增强互信的任务更显紧迫。只有全方位缓解“战略互疑”,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才有可能,否则,两国就可能在互不信任的氛围悄然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王缉思和李侃如有一个共识,即“如果两国领导层怀有信心,相信他们能够准确地理解对方国家领导层对导致不信任地那些问题的看法,那么两国便能够更好地各自控制战略互疑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说,本次习近平访美是否取得成功地标志,不在于此行促成了多少商业合作项目,而在于两国元首能否就控制战略互疑问题达成共识,并采取有效措施管控分歧。